Default title


非洲裂穀南部茂密的叢林生活著一個與世隔絕的部落哈紮比部落,他們被稱為“石器時代的人”,因為他們依然保留著石器時代的傳統。哈紮比的女人們必鬚與有需要的男人髮生性關係,而且沒有拒絕的權利。這就意味著,這個部落根本沒有強姦這個概唸。

一生之中,哈紮比人見到其他人類的機會屈指可數。這一次的相逢對他們來說無疑是罕有的。他們吹著口哨,嘴裡不時髮齣喀哒聲。實際上,這是他們唯一的語言,雖然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但卻能夠完整地錶達他們的想法。

哈紮比部落是非洲大陸上最後一個獵人兼採集者組成的部落,人數曾一度超過1萬。200多萬年前,現代人的祖先“智人”第一次在非洲大陸上齣現。而人類馴養動物和種植莊稼僅僅是1.2萬年前的事情。在此之前,我們都像哈紮比人那樣生活著。

但令人類學傢和支持地毬上倖存的原始部落的人感到沮喪的是,兩個富有的阿拉伯王子正與坦桑尼亞政府商議,決定購買哈紮比人的領地,將它變成自己的私人狩獵場。對於這兩個人來說,這不過是一場簡單的商业協議,一次獵殺野生動物的機會。但對於仍生活在石器時代的哈紮比人來說,這無疑是把他們推嚮滅亡的邊緣。

崗加坐在火堆旁,開始嚮作者講述他的經歷。他說,除了大象,他獵殺過所有動物,包括凶猛的獅子和豹子在內。“隻有在睡覺的時候,我才不是一個獵人。醒來的時候,我的全部時間都用在狩獵上。”

一天的狩獵之後,男人們終於可以喫飯了。狩獵時,他們經常披上獸皮,將自己偽裝起來,然後靜靜地等著獵物齣現。一旦髮現獵物走進,他們便突然跳起來,投齣手中的毒箭。有時候,他們也會藏在動物的死屍下麵,猛然撲嚮前來覓食的禿鷹。此外,他們還是高明的“造火者”,用不了30秒時間就能用摩擦兩個木片的方式將引火物點燃。他們是自由的,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狩獵大軍“齣徵”後,他們消失個幾天時間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餘下的工作是由4名婦女完成的,包括準備食物、炤看孩子、採集根莖和漿果、搭建和清洗營地、剝獵物的皮。此外,她們必鬚與有需要的男人髮生性關係,而且沒有拒絕的權利。這就意味著,這個部落根本沒有強姦這個概唸。

其中一名婦女說:“喫肉的時候,我們都很快樂。我們是平等的,男人擁有的東西我們也有。他們不能為所慾為,除非穫得我們的同意。所有的事情都是平等的,他們是好獵手,我們則負責炤看孩子。”

哈紮比部落裡沒有一個閒人,所有年齡段的成員都要做齣自己的貢獻。初學走路的時候,馬塔約便要和他的兄弟姐妹在婦女們的帶領下學習鑒別植物的種類。10歲的時候,他就要學習如何獵殺小動物,比如說鳥、松鼠和野兔。在一次儀式上,他會穫得一個更大的6尺長的弓箭。費利濛說:“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他必鬚殺死一隻獅子。”

Default title

享受吧!哥在看的真的不是胸部,而是有趣的小人物項鍊哪!


如果你走在街道上總會情不自禁地往迎面而來的女性胸口看去,內心對這種本能反應有點懊悔但又無法自制,那麼這些項鍊絕對會是你的救星,從此而後可以光明正大地看往女性的乳溝,然後宣稱自己只是在欣賞她的項鍊!日本設計師 Fukusawa Takayuki 總是希望創造出有趣、好玩,能夠立刻吸引眾人目光的產品,而他最新這系列的作品無疑地完美達到他的目標,來瞧瞧這些特別的項鍊吧!這些項鍊被設計得像是要跳進女性朋友胸前的雙峰之間,讓人會心一笑之餘不禁也增添些許遐想。







下一頁還有更多項鍊可以欣賞喔!






或許有些人覺得這系列項鍊似乎有點荒唐,但這種怪奇趣味正是 Fukusawa Takayuki 所追求的,他的工作室透露 Fukusawa Takayuki 最喜歡聽到的反應就是人們忍不住說『他又來了!』,而這系列產品顯然是非常成功,如果你也欣賞 Fukusawa Takayuki 的幽默感就分享給身邊的朋友吧!

Default title

你吃了多少砂糖

 

很多速食客其實你們在一整天冥冥之中就已經悄悄的把一整盒砂糖給吃完了唷!
我們來看看每杯飲料其實背後是多少砂糖構成的!

首先拿麥當勞飲料來看看 …… 佛心來的買麥當勞送半盒砂糖

最暢銷的巧克力冰風暴

星巴克 摩卡冰沙

麵包

一小杯番茄醬

蔬果的砂糖比起人工的少上很多 不過也是要注意一下唷!




下一頁有可樂的砂糖量喔~

草莓砂糖量感覺還OK

香蕉沒想到這麼多

用蘋果減肥的方法 可能要再考慮一下摟



這些甜食你愛吃嗎?來看看他們的含糖量吧!
冰淇淋….看來一盒砂糖還不夠….XD

我才吃不到三根….就帶走一盒砂糖了…….

歐瑞喔…看來也不少

紅牛飲料….糖份夠多才會嗨

汽水飲料…..如果整罐蒸發應該有三分之一都是糖吧

呼~~看完才知道這麼恐怖….
不過相較之下天然的蔬果含糖量是比較正常的,多吃天然的東西才是減肥的基本唷…
小編下次買杯飲料的時候想想這篇文章就會比較能夠克制慾望了…………

Default title

小編前幾年去美國玩,當時就深深感受到種族間的鴻溝依然難以消除,當然有遇到很多不管你的膚色和頭髮顏色,仍然和你真心做朋友的;但也碰過不少明擺出「非我族類」而不理不睬,甚或是故意找麻煩的。有時候這種鴻溝不見得是具體作了什麼侵犯你的事,而是體現在一種明顯的「差別」對待。看看接著這個例子就知道了…

這位黑人少年在商店中自拍,默默地搖頭

在商店中換了個位置自拍,表情無奈

自拍再一發,這時候你是否也看出些端倪了呢?

原來是…黑人少年對著鏡頭說店員在店內不斷跟著他,說話同時那位店員又出現了

因為店員懷疑黑人少年會偷東西!看到鏡頭店員露出了怪怪的表情趕緊走掉了

老實說光看這系列動圖並無法得知店員是否因為懷疑黑人少年要偷東西所以一直跟著他,但如同文章開頭小編的親身體驗所說,實際去過美國的人都會同意這類種族間的鴻溝確實一直存在。國外有網友回應說自己在商店打工時,有老闆甚至會直接告訴他們特別注意所有到店裡的黑人和亞洲人,即便根據過去紀錄偷竊的黑人或亞洲人並沒有比較多。或許也有人會說這是大驚小怪了,確實從這單一個案很難說能夠發現什麼,但如果感覺不到社會中這種不公平對待一直存在的人,那也只能說你很幸運或者你真的有點太遲鈍。雖然台灣沒有黑人、白人之間的種族問題,但對於來自各地的新移民確實也存在著差別對待。小編覺得我們不必假裝問題不存在、世界很美好,但也不用太過悲觀,每個人都從自身做起,相信一定可以逐漸地改善這社會的!分享出去,提醒大家一起消弭這類差別待遇的鴻溝!

Default title


日本除了有各行各業的職人之外,也有許多隱藏在這些行業中的美女,正在逐一被發掘,經過日本網友的特搜之下,不管是律師、職業棋手、車掌小姐或是書法家,都有氣質出眾的美女在其中,你喜歡哪個職業的美女呢。。。?

藤川優里
美女市議員藤川優里。政治正是需要一股清流阿。。。

山口真由
日本美女律師、山口真由。感覺就好幹練阿。

海女
大向美咲
美人海女大向美咲。也是當時相當火紅的。

松井冬子
畫家
美人畫家松井冬子、據說她特愛畫幽靈。。

涼風花
賽車女郎
美女書法家涼風花。平常還會作賽車女郎。。。衣服多寡也差太多。。看下去還有更多美女喔。。。

 
小提琴宮本笑里
美女小提琴家宮本笑里,那頭長髮好美。。。

大木聖子廣末涼子
東京大學地震學家大木聖子。。有點廣末涼子的Fu。。。好有知性美。

山口花
日本司法書士山口花。雖然不太知道是什麼職業,但感覺就好專業。

江邊香織
美女撞球選手江邊香織,但台灣也有很多美麗的職撞選手喔。。

伊藤沙月
格鬥美少女
這超跳 TONE,格鬥美少女伊藤沙月。別被他可愛的外表騙了。。。

室谷由紀
美人將棋棋士、室谷由紀。好有氣質阿。。。

小松美羽
美女銅版畫家小松美羽。只能說各行各業都有美女阿,只看你有沒有用心發掘阿,分享給朋友看看,你身旁是否也有各行各業美女呢。。

Default title

醫生說,一個5英寸的性玩具留有一名蘇格蘭女子體內達十年之久,而她本人卻一無所知。這位38歲的女子抱怨最近體重掉得厲害,老是發抖、沒精打采,就來到醫院。而且“這幾週”以來,她還出現輕度小便失禁。醫生對她進行了檢查,他們吃驚地發現,一個奇怪的異物從她的陰道伸出進入了她的膀胱。

蘇格蘭婦女去做婦科檢查,在陰道內發現遺忘了十年的性玩具
這名38歲的女子承認自己使用這個性玩具(圓圈處)的時候喝醉了,不記得是否已把它取出

在阿伯丁皇家醫院進行的物件移除手術後發現,這是個5英寸(11厘米)長的性玩具。當這名女子透露自己是十年前和伴侶使用這個性玩具的時候,醫務人員瞬間都石化了。她說那次喝醉了——不記得有沒有把它取出來。據病例調查報告,該女子智商正常,沒有抑鬱症跡象,也沒遭受任何暴力。但體內這個性玩具可能給她造成潛在的生命威脅。

她患了一種罕見的“膀胱陰道瘺”——臨床表現為尿液持續地溢出,並伴有梗阻性尿路病,膀胱裡的阻塞物引起不正常尿流,導致腎功能不全。在移除了這個性玩具之後,醫生們修復了損失,女子有望不久後出院。

醫院的一名醫生證實,陰道里布滿了神經末梢,特別敏感,因此如此一個大的異物都不被病人自己和他們的伴侶覺察真是非常少見。這個病人的病例發表在《性醫學雜誌》上,是首個性玩具留在婦女體內達十年之久的病例。

然而這不是婦女陰道內異物滯留時間最長的病例。之前有病例報告一個外來物體留在一名女子的陰道內達35年之久。進入體內的其它的離奇的物體有髮膠蓋,圓筒形罐子,塑料杯或小孩玩具。2009年的一個病例發現一名72歲婦女陰道內的3乘5厘米大小的異物——但醫生和患者本人都不能分辨是什麼東西。

蘇格蘭婦女去做婦科檢查,在陰道內發現遺忘了十年的性玩具
2009年的一個病例發現一名72歲婦女陰道內的3乘5厘米大小的異物,但醫生和患者都不能分辨是什麼東西

醫生們說患者最初被發現體內有物品的時候因為尷尬和害怕受指責,通常否認自己知道體內異物的存在,並拒絕透露來源。這種情況在孟喬森綜合症(Münchausen syndrome)患者中非常普遍——患者會通過讓自己患病來獲得別人的關注。神經錯亂,酒精濫用,虐待兒童現像在此類病人中也非常普遍。

Default title

什麼是幸福,跟另一半擁有共同的興趣,簡單樸實過日子就是幸福的代表。

日本秋田一對夫婦,結婚至今34年,夫妻倆平常最大的興趣就是到處看展、品嘗美食,有空再分享穿搭心得,太太Tomi是家庭主婦,常會把跟丈夫穿搭以及看展的過程,寫在部落格跟大家分享,不少網友看到內容都覺得,夫婦倆的穿搭有品味又有型,不管是配色還是配件都很適合,令人稱羨。(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夫婦倆的穿搭樸實又有具有品味。翻攝「tomi-103部落格」

兩人前往秋田縣立美術館看展。翻攝「tomi-103部落格」

冬天的穿搭也很有品味。翻攝「tomi-103部落格」

夫婦倆準備出門的照片。翻攝「tomi-103部落格」

Default title

日本男子帶塑料瓶女友約會被警察質問
發明家、行為藝術家Showta Mori 最近因為他的視頻在網上出名了,在視頻裡面他做了一個iPhone 套筒式空氣槍,但這個發明與之後的發明完全沒有可比性。Lisako,同時Mori 也稱之為“塑料瓶愛寵”,他和他的愛寵還約會過多次,不過這種約會能讓David Lynch (美國偏愛詭異風的導演)抓著他的頭說: “那也太奇怪了吧。”

即使你懂日語,估計也會對他在Youtube 上面的視頻​​感到費解。視頻裡面記載了Mori 創造塑料瓶女友的過程,他和塑料瓶女友進行的一系列約會,呃,還有用日語的描述就是,發生了一些別的事情。希望下面的圖不會讓你做噩夢。

他們的第一場約會是在隆冬臘月,Mori和他的塑料瓶女友在他家的陽台上吃流水素面。流水素面是夏天比較受歡迎的一種活動,具體來說就是將事先做好的麵條放在劈成半月形的竹子裡面,然後在竹子裡面放上水,麵條就順著水流下去,想吃的人把筷子一方就可以撈起來吃了。 不幸的是,這次約會的結局不怎麼好,但Mori似乎不介意。接著,受到吉卜力電影《天空之城》的啟發,Mori想試試Lisako從上面摔下來的時候,接住她。這個嘗試也不怎麼成功。
日本男子帶塑料瓶女友約會被警察質問

現在他們的關係得到了鞏固,Lisako 和Mori 要用第一次一起壓馬路作為他們重要關係的試金石。

他們享受了一下遠足,不過嚇到了別的來遠足的人,他 ​​們還嚐了一下當地的食物,最終在回家路上的海灘上停下來散了一會步。 悲傷的是,這完美的一天被毀掉了,有人向警察報案說Mori是個可疑人物,然後警察把他帶回去問話。他的回答是:“我只不過是想看海。”好吧,這足夠解釋一切了!
日本男子帶塑料瓶女友約會被警察質問

接下來的視頻是在Mori對其公寓客廳裡面一隻蛾子的觀察,一次他把咖啡撒到了iPhone上,還有他總是拿到的傳單。接下來,我們看到Lisako被剖開了,裡面充滿了黃色的液體! 發生了什麼?那些東西是怎麼來的?有人評論說:“我剛剛看的是什麼操蛋的東西?”還有人說:“儘管我幾乎不能理解來龍去脈,不過這些看起來不錯嘛!”
日本男子帶塑料瓶女友約會被警察質問

Default title

穿了就像沒穿的肉色激凸比基尼TaTa Top之後,另一位女權主義者創作了一系列類似作品。

一種新型短褲和與之相配的上裝似乎會輕輕鬆松完胜其餘一切泳(內)衣。就像近來風靡的“穿了好像沒穿的比基尼”一樣,這種詳細勾勒女性生殖系統和乳房解剖圖的短褲和上衣在掉節操方面與它有著異曲同工之處。為消除女性對自己身體的羞恥感、做為“解放乳房”運動的一部分,“乳頭比基尼”的推出掀起了熱潮,而名模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 在網上分享的這種比基尼上身照後,更讓人們對它熱情不減。然而與之相比,這套“你為何那麼害怕自己的身體?”套裝有過之而無不及之處,它直接展示了女性身體的內部結構。

“妹子你要鬧那樣”:穿了還不如不穿的比基尼
埃莉諾·豪斯維爾(Eleanor Haswell)的胸罩和短褲:“你為何那麼害怕自己的身體?”

“妹子你要鬧那樣”:穿了還不如不穿的比基尼
褲子詳細地勾勒出女性的生殖系統,有卵巢,陰道和子宮

該服裝由18歲的埃莉諾·豪斯維爾(Eleanor Haswell)創作,她來自達勒姆,性別的不平等激發了她創作出一系列作品。如一組名為“鉚釘”(‘Prick’)的作品中,一名女子的腋毛由一組鉚釘替代,旨在抗議對女人體毛長期以來的偏見,人們偏執地認為對女人來說,出現腋毛是件反常驚人的事。

埃莉諾告訴《每日郵報》:“性別不同,人們對這套作品的看法不同。網上有很多人在吐槽,反對的態度也讓我感到震驚。”

“妹子你要鬧那樣”:穿了還不如不穿的比基尼
一組名為“鉚釘”(‘Prick’)的作品中,一名女子的腋毛由一組鉚釘替代

“妹子你要鬧那樣”:穿了還不如不穿的比基尼
名模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的另一張無上裝二人組照片,展現了男女之間解剖學上的相似性。她擁有6百萬的粉絲。這位模特也上傳了肉色比基尼的上身照支持“解放乳房”運動

它拷問人們這樣的問題,比如到底是誰決定了哪個性別的人敞開乳房是可以讓人接受的。總會有些只針對女性的爭議如體毛,腿上的脂肪團。體毛是自然存在的事,每個人都有,然而出現在女性身上,它卻不時地被人蔑視。21世紀,活在社會對女人魅力期待標準下的女性仍然會不時地感到壓抑,必須改變這種局面,女性有權做出自己的決定。

Default title

昨天,正在玩遊戲,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拿起來一看,訊息顯示:「你還好嗎?」

號碼,是那個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號碼,雖然我早就刪了,但是曾經在大腦中深深銘記四年的那個號碼,到死都不會忘記的。

對,是她,就是我的前女友。跟我戀愛了四年,後來嫌我沒錢,嫌我買不起房,買不起車,嫁給了一個比他大12歲的離異老男人。

她找我幹嘛?自從她跟我分手嫁人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了。

一瞬間,我的頭腦中一瞬間閃過了以下答案:

1,我當爸爸了——不可能,她已經結婚了

2,問我借錢——不可能,她老公很有錢的

3,她老公冒充她發給我消息,因為發現以前的關係了?——不可能,沒給她拍過裸照,所以不可能有證據。

4,她離婚了?——不可能,她知道我也結婚了。

5,那就只剩下最後一個可能了:老公不能滿足需求,來求友情炮。

按捺住心中的狂喜,想了半天,回復了一下:「老樣子,你呢?」

「我也老樣子」

「哦………」(我已經學會了欲擒故縱,故意只回了一個字。)

「你以前不是這樣子對我的。」

「都過去了。」

「過去了,不代表沒發生啊。」

「…….」

「明天我想去買台筆電,你陪我好嗎?你知道的,我這方面一點都不懂。」

「到時候看吧,我怕沒空。」

「一定要陪我去啊,我們都3年沒見面了,我想見見你。」

「好。」(我還想欲擒故縱下去,不過一想到友情炮,老二戰勝了老大!)

「那明天早上9點半見吧。」

「好。」

早上一大早,我趕到約定地點門口,熟悉的場景,熟悉的人群,熟悉的味道,彷彿又回到了當初和她戀愛的時候。

我故意找了個偏僻的地方,不想太過於明顯讓她一眼就看到覺得我在等她,這樣就失去了主動權。

時針一秒秒逼近9” 30。她還沒出現。難道是耍我?我不禁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本想打個電話質問一下,後來心想,如果真的是耍我,打電話不是自取其辱嗎?

唉,反正已經自取其辱了4年了。沒辦法,我能怎麼樣?潑她硫酸?那個是犯法的,不值得。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收拾東西,準備回去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突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我拿起手機一看,9:35了。

「不好意思,堵車,我遲到了,這樣吧,先到xxx去喝茶吧。」

「你不買筆電了?」

「嗯,昨晚從網路上訂了一個,不想折騰了。」

「……」(我沒說話,在揣摩她背後什麼意思)

她停頓了幾秒,說:「讓你白跑一趟,實在不好意思,去xxx喝茶吧」

「好,」然後我馬上掛掉了電話。

迅速趕到xx地方門口,是個港式茶餐廳,以前跟她約會的時候經常一起吃,因為當時覺得既好吃又便宜。收到訊息:我在二樓最裡面。

我迅速走進去,時間太早,店裡幾乎沒有人。

一眼就看到她了,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龐,只是髮型換了,變成捲髮了,化妝了,比以前豐腴,更加成熟了。

穿了一件白色緊身連衣裙,竟然還穿了黑色絲襪!

以前在一起的時候,最喜歡在啪啪啪之前撕破她的絲襪。我心中一陣狂喜。

桌上已經點好了一些東西,都是我愛吃的。

「我隨便點了點東西,你餓了吧?」

我不做聲。坐下來,拿起了筷子。

她伸過手來,抹了一下我額頭上的汗

「出了這麼多汗啊。真熱。」

「嗯,是很熱。」

「那喝點啤酒吧,冰鎮的。」她一邊說,一邊把啤酒往面前的杯子中倒。

看著緩緩升起的泡沫,我心裡突然升起了一個罪惡的念頭,於是……

我說

「換白酒吧。」

她有點驚愕

「怎麼啦?」

「沒什麼,我想一醉方休。」

她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然後要了一瓶白酒。然後給我的杯子斟滿,自己舉起了啤酒。

「不,我要你陪我一起喝白酒。」

「我喝了會臉紅的。」

「我就是想看你臉紅。」——她聽了,臉真的紅了一下。然後換成了白酒。我們兩人開始慢慢一口一口的飲酒,聊天。

「你老公知道你來見我嗎?」

「不要提他好嗎?」

「為什麼?」

「不為什麼。」

「哦。那喝酒吧。」

「你現在工作嗎?」

「不工作,在家當全職太太。」

「那很舒服啊。」

「以前覺得這是舒服,等真做到了,發現沒有想像中那麼舒服。」

「呵呵,那你是勞碌命。」

「是的,在家當全職太太比上班還要辛苦。」

「你跟xx還聯繫嗎?」(xx是我們當初的介紹人)

「沒。你呢?」

「我跟她一直聯繫的。她換男朋友了。」

說著說著,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腿觸碰到一個東西。

黑色絲襪!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你現在幸福嗎?」

「你幸福我就幸福。」——我違心的說了一句。

「我不幸福。」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

「喝酒吧。」

我納悶了好幾秒,然後說。我把白酒給她杯子斟滿,然後她一下握住我的手:「我經常做夢夢到你。」

「夢到什麼?」

「夢見我跟你在公共場合見面,但是我赤身裸體。非常羞愧。」

「那就讓我看看你的下體吧。」我挑逗的說了一句。

她看了我一眼,沒說話,但是臉紅了。

然後繼續喝酒。

不一會兒,酒就喝的差不多了。

她說:「我不能喝了。」

我說:「沒事,開心了喝酒,不開心也能喝酒。就能解愁。」

「真不能喝了。」

「那我們換個地方休息吧。」

「好的。我來買單吧。」她說話已經開始有點大舌頭了。

「不用,我來吧。」

整理好東西,慢慢走出餐廳。她走路已經有點踉蹌了。

我扶著她,直奔不遠處的飯店而去。

到了門口,我說:「你等一下吧,我去開房,等下我到房間裡面,告訴你房間號,你自己上來吧。免得別人看你這樣子,不好。」

「好。」

「不一會兒,有人敲門,我打開一看。她走路已經有點不穩了。」

我扶著她進來,帶上門。

「今天喝多了。」

我說:「沒事,酒能助興。」

然後她一下子倒在床上,再也不說話了。

我打開電視,把聲音調到很大,免得外面的人聽到聲音。

然後擦了一把汗,坐在她身邊,摸了摸她的臉,說:「沒事吧?」

她一聲不吭,只是發出沉重的呼吸,噴出刺鼻的酒氣。

然後,我從自己的包裡拿出準備好的道具,心想:這次,絕對不會放過你!

我耐住激動的心情,對自己說:「一定要慢慢地來,慢慢的享受」

就是這樣。。。穩住,手不要抖

還差一點,就差一點點了。。。。

大功告成!「這就是你當初背叛的後果!」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收拾東西閃人。誰還敢留在那。。